南方观察 佛山作家要挺在文化佛山最前列_佛山新
分类:电子商务 热度:

2017佛山文学周办得十分盛大和出彩,其中一场重头戏是邀请一批从事文学评论的专家学者研讨文学视野中的佛山形象。这样的议题设置很契合当下中国的趋势:城市之间的竞争正在演变为城市形象的竞争,城市形象的塑造和传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迫切和重要。

当2017佛山文学周圆满落幕之际,我们有必要审视:佛山作家创造了怎样的“佛山地理”?

现实有点让人遗憾。

参加研讨的文学评论家们谈及文学世界里的佛山形象时,要么说历史上从佛山走出去的作家,比如清末的吴趼人、现代的草明;要么说和文学几乎没有关系的佛山功夫巨星黄飞鸿、叶问、李小龙;几乎不说当代佛山作家的名字和他们的作品。这种看似“无情”的现象背后隐含着一个实情:与佛山的全国城市综合竞争力排名相比,佛山文学的影响力显得太小了。

是佛山没人吗?不是。加入各级作家协会的佛山作家有600人以上。如此数目,无论和全国哪一个地级市相比都是很体面的。如果加上那些文学爱好者,佛山文学创作队伍是惊人的。

是佛山没钱吗?也不是。佛山的文学活动频繁,很多全国一流作家和文学编辑常常被邀请到佛山讲座;广东有5个省级专业文学奖项落户南海;影响广泛的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永久落户顺德……如果没有比较充足的财力,佛山是做不成这些好事的。

按理说,有什么样的土壤就会长什么样的庄稼,但佛山文坛的现状让我们有点失望:队伍庞大,但还算不上强大。虽满天星斗,却缺乏一轮明月。

激动人心的佛山改革,鲜有让人荡气回肠的文学作品;美食佛山,好像也没有吃出活色生香的美食作家;作为全国唯一的“武术之城”,佛山缺少有全国影响力的功夫作家。我们的总体感觉是:作品众多力作甚少、队伍庞大影响甚微、态度认真功力不够。在建构佛山城市软实力方面,佛山作家的表现是不够充分的。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莫言曾经在佛山说自己:我的故乡和我的文学是密切相关的。

古今中外,但凡卓越的文学大家都有自己的文学根据地,它既是故事发生的场景,也是作家的精神原乡。比如沈从文的湘西、老舍的北京、王安忆的上海、贾平凹的商州……

应该说,以佛山作为精神资源和题材资源的作家很多,但有影响的作品很少。佛山缺乏可以代言一方水土的大家:说起佛山就想起他的作品,提起他的名字就想起佛山。

佛山是经济的热土,也是文化的厚土。但长期的明星地位并没有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明星作家,丰富的文学资源没有转化为引人瞩目的文学地标。最重要的原因或许有两个:一是佛山作家没有深刻理解全球化和互联网时代,地域文化书写是文学拒绝同质化的唯一途径;二是佛山作家缺乏把握、处理地域性和开放性关系的能力,难以在更高的维度上审视和发现。

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案例是:有几位佛山作家以文学的方式再现那场震撼全国的产权制度改革,但无论是小说还是报告文学,都没有取得震撼性效果。其重大缺陷就在于作家的眼光只局限在顺德范围,大局观的缺失当然也就难以建构那场石破天惊的改革在国家现代化进程中的巨大价值。

没有开阔的思想和视野,地域很容易变成束缚。佛山作家面临两个挑战:锁定地域、超越地域。历史经验值得注意:无论是经济领域还是文化领域,佛山走出来的名人没有谁的眼界局限于佛山。

佛山是中国制造业名城,也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但前者的影响远远超过后者。如何让二者之间形成“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和谐与诗意?这个问题被文化部有关负责人提出来了。

2015年12月,上述负责人在佛山考察调研后提出:与佛山经济品牌相比,文化佛山的品牌宣传不够,佛山要想办法让全国了解“文化佛山”。

而在此之前,佛山就已经提出建设“文化导向型城市”的战略设计,核心就是要打造与“中国制造业一线城市”相适应、与“经济佛山”相匹配的“文化佛山”。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林岗有一个观点:广州和佛山是广府文化的双核,佛山是广府文化的重要代表。这位在广州生长、对广府文化情深意长的著名学者很希望佛山当好广府文化“守夜人”的角色。

文学是文化的风向标。在“文化佛山”的盘子里,文学的地位非常突出。佛山文学周的设立在于搭建佛山作家与中国一流作家交流对话的平台,更在于提升和强化佛山的文学力量。佛山深深知道:缺少作家如椽大笔的生动描述,缺少文学名篇佳作的广泛传播,佛山的城市影响力就会打上很大的折扣。

在佛山诸多艺术门类中,文学的力量最为突出,佛山文艺队伍也以作家阵容最为出众。从群众基础而言,被誉为“南国红豆”的粤剧也许比文学更加深厚,但受制于方言因素,粤剧和粤曲也大多流行于粤语地区。仅仅依靠粤剧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上塑造和传播佛山的城市形象,那是不现实的。佛山作家必须挺在文化佛山的最前列。

再过几天,我们就要跨入2018年的门槛。中国将在这个富有特殊意义的年份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讲述佛山故事、展示佛山形象的最佳时机也随之到来。

改革开放所走过的40年历程中,很多难题是佛山最先破解,很多“硬骨头”是佛山最先啃下的。回望历史,我们发现一个现象:改革开放的头20年里,全国各地到佛山考察的人非常多。那段岁月,恰恰是中国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破土期和转折点。佛山在举步维艰、险象环生的环境里下,以豪气干云的英雄气概突出重围,为走向现代化的古老中国创造了弥足珍贵的样本。

有学者指出,佛山是中国市场经济的最佳实践场所,走南闯北的佛山企业家们也说佛山的营商环境是最好的——也许不是唯一,但肯定属于之一。草根经济如此强大,小小的顺德北滘拥有两家世界500强企业,这样的奇迹绝对不是偶然的。

佛山走过了堪称伟大的历程,如果有一部作品全景式展现这一历程的辉煌和壮美,那或许是“清明上河图”般伟大的经典。佛山作家应该这样的勇气。

江湖上流传一句话:有家必有佛山家电、有建筑工地必有佛山建材。美国著名学者托夫勒说:哪里有文化,哪里早晚就会出现经济繁荣,而哪里出现经济繁荣,文化就更快地向哪里转移。我们可否有一份展望:佛山到了出现大作家的时候;我们可否有一个梦想:哪里谈论文学,哪里就有佛山作家的名字。

佛山是一座务实的城市,眼见为实、落袋为安——这是佛山丈量世界的两把尺子。佛山作家要证明自己的力量和价值,唯一的途径是拿出过硬的作品。同时应该反思的是:佛山作家如何才能赢得一座城市的重托和信任?

当今,文学的力量依然在一定程度上牵引着文明的进步。无论任何时候,文学的光芒都不会从人类的精神世界里走开。文学是一种信仰,古往今来,总有一批又一批信仰者为之献身。同样,无论何时何地,文化佛山对佛山作家的期待总是那么灼热而真诚。

鲁迅先生说过,石在,火种就不会绝的。伟大的变革时代,作家不能失声;重要的历史时刻,文学必须在场。现在该是佛山作家放声歌唱的时候了。

特约评论员 龙建刚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著名时事评论员)

上一篇:消息:9月发新品 两尺寸版本或另外新命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